我們總是毫無忌憚的把自己最壞的一面給了對我們最好的人 ​​​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