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絕美的迴文詩,一首便是一個洞天。 ​​​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