煩惱的本來面目,似乎很難追尋,說不清來自何處,道不明散在何期。只是如潮水般的來去,千層浪花,不辨東西。 其實來亦何哀,去亦何苦。到最後,都有各自的去處。如同光明遇上黑暗,心頭煩惱與清涼,只在一念之間來迴轉變。煩惱現前,心頭光明即刻不見。坐忘雲物外,得失山水間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