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學網

網站認證
2016年1月25日 15:07

韓健:不知道為什麼,我覺得施一公說的有點像瞿秋白的《多餘的話》,幹了一輩子的革命,累了,跟自己說些貼心話,不巧讓全世界聽到。沒把問題交給上帝,施一公已經是個勇敢的唯物主義者了。方舟子不同,他的革命幹勁正足,當然不容許任何人投降。【施一公和方舟子說的我都不懂 】http://t.cn/RbE0Yj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