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我還是不夠成熟,沒辦法為自己那顆浮躁的心波瀾不驚地掌舵。道理我都懂,但是能安慰我的不是道理,是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