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從不會做飯到後來的得心應手;從一開始一個人生活的不知所措到現在的井井有條;從根本不能習慣離別到最後的平靜;從曾經愛的過度瘋癲到現在的小心翼翼。在這個不可逆的過程里,我們只能沉澱,只能向前,變成另外一個人,這個人也許成熟也許掙扎,只願你能變成一個你不討厭的自己。—— 盧思浩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