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之所以會心累,就是常常徘徊在堅持和放棄之間,舉棋不定。我們之所以會煩惱,就是記性太好,該記的,不該記的都會留在記憶里。我們之所以會痛苦,就是追求的太多。我們之所以不快樂,就是計較的太多,不是我們擁有的太少,而是我們計較的太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