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菲特投資60歲才開始成熟,索羅斯62歲才開始放手一搏,而我們都還年輕,既便現在挫敗,權當學費,投資是一生的跋涉。勇於面對是一種態度,也是一種精神,有了這種態度和精神,我們不會因眼前的逆境而頹廢,辛勤地耕耘就有了收穫的希望。投資不只是進和退的旅程,有時候停下來歇歇,也不失為一種選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