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喝酒是一件感性的事情,它會將你從重複、機械的日常生活中解救出來,也把你從自己的身體和思想中猛拉出來,摔在牆上。對於我來說,喝酒是一種自殺,它有機會讓你回歸生活,第二天重新開始。殺死現在的你,而後重生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