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表面上看,人總認為自己是高貴的,但事實上,高貴只是文化人出門時身上穿的衣服,反而與我們最貼近的,卻是人內心裡的卑微,每一個人最強大的敵人就是慾望,在慾望面前人必然是卑微的,與卑微的親近感正是我們征服慾望,平衡它最正確的方式,當人自認為無比高貴之時,它便會攜手痛苦捲土重來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