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得見,不等於看得透;看得透,不等於想得通;想得通,不等於放得下;放得下,不等於拿得起。人生如置身迷霧之中,每走一步,都是一種艱辛;每一種艱辛,都尾隨著一種疼痛;每一種疼痛,都是一道難以逾越的坎。人心,只有真的痛了,才真的看淡了,也才真的放了。而要重新拿得起,既要勇氣,還要堅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