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或許有一天 我也可以穿著十幾厘米的高跟鞋健步如飛 在陌生的場子說著很漂亮的客套話 禮貌周全的跟陌生人甚至自己厭惡的人問好 一口氣喝下一大杯高度數的酒依然面不改色 一個人捧著一杯濃厚的黑咖啡細細品味 臉上永遠是看不出心情的微笑 人總會成長 甚至成長為 從未想到的模樣」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