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個身體,只是借我們暫住而已,如房屋,無常一到,就要搬家,切勿執著。有時候,我們要冷靜問自己,我們在追求什麼?我們活著為了什麼?大貧亦是大富,一無所有、了無牽挂,寧靜談泊、恬然自得。花開、花謝,生死、死生,人的真實生命在哪裡?正人行邪法,邪法亦正;邪人行正法,正法亦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