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成熟的人往往發覺可以責怪的人越來越少,人人都有他的難處。——《我們不是天使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