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人成為朋友,朋友演變成路人;可能不會有永遠的朋友,但是肯定有永遠的路人;人情如此,人生如此,就是這樣,只能這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