受了委屈,在其他人面前,都說好好的。 給媽媽打電話,聽到她的聲音,才叫了一聲 媽,眼淚就下來了。 因我知道,別人問 怎麼了,更多是滿足八卦和好奇, 不一定真的擔心。 只有媽媽問 怎麼了,才是切實的擔心啊。 哪怕整個世界都不在乎我,然可以確定的是, 在媽媽的心中,我就是她的整個世界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