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多數人想要改造這個世界,但卻罕有人想改造自己。未曾失敗的人恐怕也未曾成功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