能打動我的從來不是花言巧語 而是恰到好處的溫柔以及真摯的內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