錢鍾書眼中最賢的妻,最才的女,終究還是與他再次團聚了。「從今以後 咱們只有死別 再無生離」她聽過那個年代最動人的情話,擁有過最勢均力敵的愛情。先生,走好。[蠟燭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