碰到一點壓力就把自己變成不堪重負的樣子,碰到一點不確定性就把前途描摹成暗淡無光,碰到一點不開心就把它搞得似乎是這輩子最黑暗的時候,大概都只是因為不想努力而放棄找的最拙劣的借口。沒什麼值得畏懼,你唯一需要擔心的是,你配不上自己的野心,也辜負了曾經歷的苦難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