習慣了不該習慣的習慣,卻執著著不該執著的執著。有時候,在乎得太多,對自己而言也是一種折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