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位信徒對禪師說:「師父,我每次到寺院燒香禮佛,心靈就像洗過一般寧靜,但回到家,心就亂了,煩惱也就來了,有什麼辦法呢? 」 禪師道:「你的呼吸便是梵唱,脈博跳動就是鐘鼓,身體便是廟宇,兩耳就是菩提,無處不是寧靜,如果你做不到,到寺廟生活又如何呢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