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種語言,說了還想說,有一種聲音,聽了還想聽,越是思念的,越是牽挂的,越是渴望的,越是期盼的,歲月總是給人們安排了許多的思念,讓人們在忙綠中,生出絲絲的渴望,裝點了平庸的生活,時光總是給人們插入了好多的牽挂,讓人們在休閑中,湧起陣陣的期盼,絢麗了平淡的人生,深情纏綿於心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