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人能壞到什麼程度,看他張狂的時候就清楚了。同樣,一個人會好到什麼程度,看他困厄的時候就知道了。得意的時候看他做什麼,落魄的時候看他不做什麼,從放縱和堅守透露出的,往往是最真的品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