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能說一輩子只能愛一個人,這根本不可能。可是一定有一個人, 能讓我笑得最燦爛, 哭得最透徹, 記的最深刻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