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世界上其實根本沒有感同身受這回事 針不刺到別人身上 他們就不知道有多痛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