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最熟悉的莫過於自己,最陌生的也莫過於自己;最親近的是自己,最疏遠的也是自己。 人有兩個眼睛看世間、看萬物、看他人,就是看不到自己;能看到別人過失,卻看不到自己的缺點;能看到別人的貪慾,卻看不到自己的吝嗇;能看得到別人的邪奸,卻看不到自己的愚痴。有多少人能看清自己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