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的心常常像個不聽話的孩子,當我們想要爭取的時候它會不停的找理由說放棄,當我們真正想要放下的時候它卻又捨不得,不時的再撿起丟掉的回憶。在反反覆復的猶豫中,我們不斷的衡量和彌補缺失的自己。其實,我們是那麼的愛自己,也同樣是那麼的恨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