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都在想哭時假裝開心,在黑夜裡等待天亮。我們都在害怕一個人離開,於是想法設法取悅他。到最後才明白總要取悅太累,彼此舒服才最合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