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恰似一個煉心場,看的破,看的開,看的遠,看的闊。心地是寬恕別人的地方,不是掐死別人的公堂。審自己可以,審別人是自己糊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