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不是擔心沒有人愛你。你擔心的是沒有人用你要的方式愛你。到頭來你會發現你的擔心是對的:沒有人能以你想要的方式愛你,除了你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