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女性朋友對我說:「你很適合做朋友,但是不適合做男朋友。」我問為什麼。她說:「你對每個人都那麼好,好像每個人在你那裡都一樣,都那麼重要」。我不知道該怎麼說。我想,我應該感謝在我生命里出現的每一個人,因為他們,我的人生才得以完整。我儘可能對每個人好,我想讓別人知道,認識我是值得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