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熟,不是心變老,而是繁華過後的淡定。人生如果樹,在風雨中成長,在陽光下開花,繁花落盡,碩果累累。花季的爛漫,雨季的憂傷,隨著年輪漸漸淡忘,沉澱於心的,一半是對美好的追求,一半是對殘缺的接納。曾經看不慣,受不了的,如今不過淡然一笑。成熟,不是看破,而是看淡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