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,因靜而從容,因從容而優雅。淡然於心,自在於世間。雲淡得悠閑,水淡育萬物。世間之事,紛紛擾擾,對錯得失,難求完美。若一心想要事事求順意,反而深陷於計較的泥潭,不能自拔。若凡事但求無愧於心,得失榮辱不介懷,自然落得清閑自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