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間的感情莫過於兩種:一種是相濡以沫,卻厭倦到終老;另一種是相忘于江湖,卻懷念到哭泣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