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學網

網站認證
2016年8月13日 11:03

【http://t.cn/RtlC5YN】@曹俊IHEP :七年前的一個晚上,半夜十二點,溫良劍給我打電話,聲音很沮喪,一開口沒頭沒腦就問:「老師,我是不是做得很差?」
當時,他正在一個工廠監製幾個容積40噸的有機玻璃存儲罐。我心裏咯噔了一下,心想是不是出事了?
……
有人說,在研究工作中沒有感到過極度沮喪的不是好博士生。在對自己的能力極限發起挑戰時,總會碰壁;而始終呆在心理舒適區,「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」,就不會有這種體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