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都到了一個略顯尷尬的年紀:都不再那麼年輕了卻也沒有足夠的成長;都想依靠自己卻發現還差一點;都想要往前走卻發現前路漫漫,前有迷霧後有壓力。可即便迷茫尷尬,時間依舊拖著你。總有些時刻你不再相信了,可在心底你還是會有所追尋。我們都跑不過時間,我們只能跑過昨天的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