遇到一些事,能看清一些人。看清之後不一定就此絕交,只不過不會再像之前那麼無條件付出自己了。我們都從「奮不顧身」到「有所保留」,總有某人慢慢教會了我們愛自己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