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會就像是一棵爬滿猴子的樹,往上看都是屁股,往下看都是笑臉,左右看都是耳目。尤其在單位里。[最右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