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時候是我們自己想太多,才讓自己如此難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