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枉有一杯醉人酒,卻解不了半點愁,太多想說的話藏在眼裡,草稿箱里,還有夢裡。清晨的粥比深夜的酒好喝,騙你的人比愛你的人會說。我們都有故事, 願有人待你如初,疼你入骨,從此深情不被辜負,我乾杯,你隨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