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些煩惱是憑空虛構的,而我們往往卻把它當成真實去承受。很多時候,事情本身不會傷害你,傷害你的是自己對事情的想法與看法。大多數的痛苦不是別人帶給你的,而是你跟自己過不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