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你看清了一個人而不揭穿,你就懂得了原諒的意義;討厭一個人而不翻臉,你就懂得了至極的尊重。活著,總有你看不慣的人,也有看不慣你的人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