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生的所有事遇到的所有人都有存在的意義,好的壞的都是冥冥之中註定好的。所有的丟失都是為了珍愛之物的來臨騰出位置;所有的匍匐都是高高躍起前的熱身;所有的支離破碎都是為了來之不易的圓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