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長大越能體會,有一種寂寞的寬容叫作:「在你從未意識到冒犯我的時候,我已經遮好傷痕,原諒你許多次了。」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