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很奇怪,什麼都介意,最後又什麼都能原諒;眼睛為她下著雨,心卻為她打著傘,也許這就是愛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