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學網

網站認證
2016年10月14日 11:21

李泳:聽說春樹已經「陪獎」七年了,正好應了法老的夢(Genesis: 41): 如果真這是七年荒,那跟著還有另一個七年豐呢。野火過後還是春天。Sara Danius說,Bob的歌謠令人想起荷馬和薩福(Sappho),他們的詩是為耳朵寫的,是為演唱寫的。荷馬詩經,如今只能讀而不能聽了;Bob卻可聽也可讀。從Bob的獲獎,我想諾貝爾還應該補一個音樂與藝術獎——或者將文學獎擴充到一切文藝,只選文字太費眼睛了。【http://t.cn/RVVHKwO】很期待村上先生獲格萊美獎。[doge][doge][doge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