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很幸運有這樣的一個朋友,當全世界的人都覺得我是在小題大做時,她卻懂得,我為什麼哭得如此歇斯底里,就像是另一個自己。」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