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出生時,是一塊質樸的石塊,有稜有角,生氣勃勃。但是,在生活無情的打磨中,人慢慢被磨去稜角,變得圓滑而世故。要做堅守在懸崖峭壁上石塊,勇敢忍受風霜的雕刻,永遠保留自己的稜角。不要做河流里的石頭,享受微波多情的撫摸,最後變成一塊光亮的鵝卵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