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人說,在漫長的一生里,會遇見幾個懂自己的人?就算遇見了,又會有幾個真正願意懂自己的?這樣的人,如果遇到了,或男或女,只需一人便足夠。真正的懂得,不是相邀,也不是牽引,更不是逼迫,而是實實在在自然而然的明白,這樣的明白,無關風月,無關功利,甚至無關風雨也無關晴天。